一家只有两个发型师的理发店,一大批忠粉驱车300公里只为找他剪个头

作者:风中的自由
字体:
发布时间:2016-08-12 21:40:28

  一个下岗工人凭一把剪子逆袭成了拥有一批忠粉的手艺人,并做到了一个理发行业里极其怪异的规矩——少说话!

  “手艺人都该是匠人,要绝对专注,理发师也不列外。”

  最不会说话的理发师

  “话少,活儿好。”这是圈内人给理发师阿鹏最精确的评价。

  阿鹏,杭州手艺最好的理发师之一,每到周末,阿鹏那家躲在杭州小巷子里的门店,就被海宁、温州、宁波过来的车子围的水泄不停……

  专注干了二十年,手上功夫好得不得了,阿鹏却唯独没有学会一样本事。

  “——什么?”

  “——唠嗑儿。”

  回想在那不长不短的几十分钟里,阿鹏给客人剪头发的时候,讲的话没有超过5句。安安静静,从不推销,怪不得客人讲,他是“杭州行业内最不会说话的理发师”。

  不会说话没关系,只要努力做好每一件小事,就算是擦剪刀这个简单的动作……20年前,第一次拿起剪刀,他就给自己定了这样的操守。

  以及一条理发行业里极其怪异的规矩——少说话。阿鹏认为,话说多了,必然会影响剪发的细致度。

  “手艺人都该是匠人,要绝对专注,理发师也不列外。”

  谁会相信他曾是个下岗工人

  阿鹏全名叫陆海鹏。

  他说,如果那年没下岗,他可能就不会干理发这行了。

  1997年上半年,20出头的阿鹏被分配进杭州钢铁集团,做工人。

  每天给炉子添碳,一个小时能湿一件衣服。这份工作还有一点好,一个人面对一个炉子,不太用跟人说话。他从小就是一个不喜欢说话的人。只是没想到,干了不到10个月,碰上国企裁员,成了下岗工人。

  下岗后,没事做,朋友让他陪着去一家香港人开的发廊剪头发。年代久远,已经想不起发廊的名字,但他清楚地记得在那里剪一个头发要55块钱。

  1997年,杭州西湖边最高楼还是友好饭店5毛钱在街边能买6个煎饺。

  阿鹏诚惶诚恐,坐在一旁看着朋友理发,更让他眼前一亮的是理发师手里那把神奇的剪刀。

  在那之前,他见过理发师用的最多的还是轧刀、剃刀一类的老式工具。那是他第一次见识到用一把剪刀能够剪出一个发型,改变一个人。

  他被这把剪刀改变了人生轨迹,开始去发廊做学徒。

  剪头发这件事就得慢慢做

  2003年,阿鹏辗转广东、上海多个城市之后回到杭州,在当时的阿伟美发厅做理发师。

  每天都兢兢业业,不敢怠慢,最忙碌的时间,一天要接待20多位客人,以40分钟剪一个头发来算,从每天早上九十点钟开始,到晚上十二点,一直保持工作状态。他在这家杭州最高端的理发店里做了5年,成为了里面最好的发型师。

  看上去一切都挺顺利,但是有一个他忽然明白一个道理,做了多少不值得炫耀,做到极致才有资本骄傲。

  2008年5月,阿鹏在杭州建国北路回龙庙前的小巷子里,开了一家叫纪梵希的理发店。剪头发这件事,他想慢慢做,好好做。

  很多人问过他为什么要把店开在这个小巷子里,因为,

  “钱是赚不完的,但纪梵希就像是一个我给自己的偷懒之地,让我有更多时间对待自己,和每一个客人。”

  偏爱老客户,可以更专注

  了解阿鹏的人都知道,他喜欢老客。

  阿鹏剪头的时候不喜欢说话。

  很多人第一次来,都会觉得他是个话少、不爱沟通的人。但其实在他心里认为,理发就是个手艺活,是个严肃的事。

  理发过程中,过多的谈话,会降低专注度。客人们喜欢他,就是因为他剪头时的严肃认真的风格。

  在纪梵希的这几年,老客户大都是白领阶层以上的人士,比如《行周末》的主编徐小芳。

  这些六七年前的造型,她自己看厌了之后,渐渐在这个城市里流行起来。

  2009年,刚认识徐小芳的时候,她那时已经是杭州小有名气的媒体人,听说,在媒体圈里也算是一个自带温柔和总攻气场的女人,后来成为《行周末》的主编。

  阿鹏给她做了不少大胆的造型,不对称长短发型,紫色的发色,那英还没在《中国好声音》上用渐变之前,就已经给她染了渐变发色。她成了引领时尚的人,别人还说,阿鹏是她“背后的男人”。

  回龙庙前很窄,起初的时候路的一头是不通的,车子进出非常不方便。

  到了后面几年,老客人的预约每周都排得很满,回龙巷纪梵希的门口一到周末总是会停满海宁、温州、宁波过来的车子。

  客人们总是跟阿鹏抱怨,这地方停车真难啊,可他们还是照样来,照样安静地坐在门口排着队。

  手艺人就该是匠人

  今年6月底,开了8年的纪梵希关门了,因为一个大胆的开新店的计划。

  为什么想另开新店呢?因为看到这几年理发店新开的很多,倒掉的也不少,大部分的理发店都在给别人推销洗发、护发产品,开店的成本也在不断增加,这个行业越来越难做。

  纪梵希的生意一直不错,可阿鹏很怕有一天,他的店会不会也被逼着走进不想看到的境地。

  所以,他决定到国外去走几趟——取经,去欧洲,日本学习后才发现,在当地很多发廊都是一个人或者两个人做的,这之后他开始慢慢思考这件事,这种状态其实和他一直追求的是契合的。

  例如伦敦的Percy and Reed发型工作室,店不大,保证了客人私密性,很多明星都是这家店的常客。

  不过,阿鹏的游学可把老客人们都急坏了,临歇业的那几天,店里异常忙碌。有些急不可耐的老客人匆匆赶来,想剪个头发熬过这 段“空窗期”。很多老客熬不到工作室开张,就直接约在他朋友店里剪头发。

  阿鹏很喜欢一句话,“手艺人都该是匠人。”

  20年间,同期的发型师们,有些早早的换了行当;有些开了属于自己的理发店,做起了老板,甚少再动剪刀。但他从来没有想过要停下。

  这是一门手艺,头发不是商品,更像是艺术品。

  藏在写字楼高层里的工作室

  在这个行业的第二十个年头,他做了一个大胆而随心的选择,想开一家藏在写字楼的高端私人发型工作室。

  2016年6月,阿鹏在杭州万象城的一个楼宇内找到了自己的理想之地。这里地段绝佳,是未来最有潜力的商圈,附近很快就会成为杭州最新的人气之地。

  万象城背后的高楼就是新店所在的写字楼。从新工作室的窗户里看出去,是这样的风景。

  一百五十平米的工作室,藏身在高层的写字楼中。楼下是最为繁华的商圈,玻璃窗外是极目远眺的城市高楼和钱塘江景。

  阿鹏找了隽舍设计机构、“毅度空间”自媒体主理人丁毅给新工作室做了设计。他是向阳花基金公益伞“碎片”的设计者,王道国家级孵化器也是他的作品。

  阿鹏的Peng’s发型工作室用的是复古简奢的装修风格,乍一看还真有点儿高大上的感觉。

  工作室除了前台之外,只安排了3个座位,和一个烫染区。

  它们区别于传统发型屋的一字排开,错落在这件工作室的不同空间。

  由此,客人的专属度更高。

  工作室工作区效果图。

  工作室用了1/3的空间打造了一块私人的休息区,这里空间很大,水吧台、咖啡机、舒适的沙发软座一应俱全。

  可以想象的是,未来,顾客可以带着自己的朋友一起过来,一边享受发型师一流的服务,而自己的朋友则可安心地坐在休息区大沙发里喝着咖啡等待。

  这里甚至还可以提供给VIP客户开一场私人派对。

  “这里只有两个发型师和两个助理,不会再多。”阿鹏说。

  就像日本的深夜食堂里,老师傅带着一个新徒弟,靠着诚意和态度做出最好的料理。

  做好剪发这件事,从扫地开始,整理台面、清扫灰尘,这些你在做的小事其实都是一种时间沉淀的过程,它会不断的磨砺你的态度和诚意。

  人生本就是一件一件小事拼凑而成的,每一件都值得认真对待。要么不做,要做就把它做到极致。

  人生如此,生意也是如此!

  来源:有束光

  做生意需要方法和思想,现在点击“阅读原文”加入“城市合伙人”,跟着老林用匠心打造爆品,颠覆传统,让旧理念实现新转变,一起来做更好的生意~

  http://business.sohu.com/20160812/n463849767.shtml business.sohu.com true 老林带你做生意 http://business.sohu.com/20160812/n463849767.shtml report 7511 一个下岗工人凭一把剪子逆袭成了拥有一批忠粉的手艺人,并做到了一个理发行业里极其怪异的规矩——少说话!“手艺人都该是匠人,要绝对专注,理发师也不列外。”最不会说话

  阅读(0)

>更多相关文章
网友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河北资讯 | 国内新闻 | 国际新闻 | 社会与法 | 社会万象 | 奇闻轶事 | 娱乐热点 | 明星八卦 | 综艺新闻 | 影视快讯 | 楼市资讯 | 地产要闻 | 地方特色 | 美食营养 | 美食助兴
车界动态 | 新车上市 | 购车指南 | 体坛要闻 | 篮球风云 | 国际足球 | 中国足球 | 理财生活 | 创富故事
关于本站 - 广告服务 - 免责申明 - 招聘信息 - 联系我们
每日河北网 版权所有技术支持QQ:6575046
冀ICP备09047539号-1